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海洋的博客

认真学习,努力工作,友善交往,快乐生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海 味 (之一)(原创)  

2009-08-10 10:45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 墨兰的天际,勲黑的大海。海潮阵阵卷向岸边 。  一波涌浪击向礁石, 炸出白花朵朵。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寂静的渔村,几点透出灯光的房屋不时传出哗哗的洗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间不大的超市里,四个男子围坐在一起打着麻将牌。吸烟人吐出、腾起的烟雾,被壁挂风扇吹得如云团似的翻滚。紧锁浓眉,瞪着微红双眼的阿威用力的抓起了一张牌。他的身后,一位20岁左右的女孩坐在凳子上,手捧一个只剩一口酒的啤酒瓶子,身子发出微微的颤动。

        啪!手落牌现,只听阿威大喊一声,“和了”!把牌一推,十三张牌六付半对子只差八条,而他抓的这张牌恰好是八条,哇塞!来了个“素七对”自摸。

        坐在阿威对门的赵箩子瘦瘦的黑眼窝跳了一下,把自己的牌抓起来往桌上一砸,嘴里骂道:“奶奶个孙子的”,老子这牌都“上叫”一百来圈了,让你小子和了个大的。坐在上、下家的李胖和徐老大摇了摇头,三个人每人数出了1000元钱扔给了阿威。阿威转过头来说:“娟子,把钱收着吧。”然后站起身来打着哈欠说:“散伙吧!一会儿就该出海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徐老大噗的一声吐出了嘴里叼着的烟蒂,冲着三人说:“回家都别睡了,五点钟准时开船。”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

        天边的云际发出了莹光似的亮条。勳黑的海水渐渐的呈现出深邃的蔚蓝。海滩上人声嘈杂,一群人围在一条铁壳的机船旁。成箱的纯净水、大米和酒,十几个大号的氧气钢瓶,还有成筐的蔬菜,被人们一一的搬到了船上。

        随着徐老大喊出的的号子,这群人一起用力,渔船在一阵阵“嗨呦!嗨呦”的号子声中,缓缓的滑入了大海。

        杜娟快步走入水中,把一盒中华烟和一包鸡蛋塞到了阿威的手里,转身跑回了岸边。岸上的十几个妇女和孩子一起为出海的亲人送行。此时的朝霞已映红了半边天,海水在霞光的辉映下,如色拉油一般的漂浮向遥远的天际。

        阿威爬上船就开始收绳索。徐老大冲着轮机手大喊一声“开船”,渔船猛地发出了突、突、突的轰鸣,接着气笛“呜——呜——”的响了两声,船驶动了。岸上的一个孩子哇的一声哭了,嘴里喊着爸爸,然而船上的人都没有回头,他们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船越走越远,送行的人都离开了海边,只有杜娟穿着湿透的鞋子站在海滩,咪着双眼望着小黑点似的渔船。火红的朝阳照在她的身上,尤如一尊雕像竖立在海边·····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海  味 (之一)(原创) - 江海洋 - 江海洋的博客

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(阿威今年29岁,他不是银沙岛本地人。两年前,他从山东老家来到这里采购海货,认识了船把头徐老大,一顿酒肉下来,几个渔民会他打起了麻将。他平时麻将玩的少,又不习惯这里的“推倒和”打法,更糟糕的是因为酒精上了头,居然玩多大的都没问。头脑不清加上手气不佳,四圈下来没和几把,“炮”却打的咣咣响,随身带来的16000多元购货款输的只剩100多元钱。甭说上货,连回家的路费都不够了。天气炎热,输钱上火。阿威迎着风浪扑向大海,同桌打麻将的人以为他要自杀,纷纷在后面追,结果看到他在大海中如浪里白条,钻波跃浪,把长年在海上捕鱼的人们看得目瞪口呆。徐老大正在招潜海捕捞海参、海胆、鲍鱼的人,看他是把好手,当即就挽留他,阿威正苦于无颜回家见江东父老,听徐老大给他开了下海潜捕每天200元的工价,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 一望无际的大海。几只海鸥在蓝天中翱翔。  随着GPS定位仪的显示,渔船到了渔政管理部门指定的海域。(浅海捕捞海参、鲍鱼、海胆都由渔政部门划出区域,捕捞者需购置许可证

        这里是黄、渤海交汇区的一片浅海。清澈的海水在无风的状态下轻轻荡漾。

        船上的人忙碌了起来,船头两侧的铁锚被哗哗的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徐老大站在甲板上喊着:“大伙动手,上设备”。

        李胖和赵箩子把氧气钢瓶一个个的摆齐在甲板上。阿威、陈宇和赵箩子的儿子赵航都脱了外面的半截裤,光着膀子,只穿一条游泳裤衩。每人腰上系一条带有铅片和弹簧压片钩的宽尼龙带,上面挂一把匕首和两个小眼的网兜。

        徐老大用牙咬开了一瓶 二锅头酒,递给了阿威。阿威举起酒瓶咕咚、咕咚的喝了几口,又把酒瓶递给了陈宇······。

        三个人戴上防水镜和氧气罩,穿上脚蹼。把输气管和联络绳固定在腰带上。赵箩子、李胖和轮机手已分别打开三个氧气瓶的开关,做出了放管、放绳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 徐老大看一切就绪,大喊一声:“起跳”!  三个人从船沿上纵身跃入海中。  

        平静的水面激起三朵浪花,浪花落下,一圈一圈的波纹一圈一圈的扩大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只雪白的海鸥鸣叫着飞过渔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海  味 (之一)(原创) - 江海洋 - 江海洋的博客

    (借用博友崖边草的照片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7)| 评论(8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