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海洋的博客

认真学习,努力工作,友善交往,快乐生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海 味 (之七)(原创)  

2009-09-22 11:18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

         夜间的红运大酒店灯火通明。一桌桌的食客敬酒敲桌,一片喧嚣。酒气烟雾弥漫和充斥着整个大厅。杜鹃和几个小姐妹穿梭似的跑来跑去端菜,送酒。隔壁的歌厅不时的传来嘈杂的音乐,男人女人高底不等的歌声此起彼伏,中间还夹杂着笑声、骂声和尖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 阿威和李胖、赵航、陈宇、刘玉满等几个人走了进来,坐在了靠窗的一张桌位。李胖大手一挥,喊来了杜鹃点菜。

       “哎!给我来一个红烧排骨,再来一个咕老肉。我完事了,你们再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靠!你小子专往肉上叮,你看你这一肚子板油吧。”陈宇说完用手拍了拍李胖的肚子。

       “老板,这咕老肉是个啥子菜哟?我不晓得的哟。”杜鹃有点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咕老肉就是咕老肉。你说的哪国话?什么小、大的,废物玩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喂!你说话讲究点,没听出来是外地新来的服务员啊?”阿威发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杜娟听了阿威的话,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得到了舒展。她看了阿威一眼。啊!紫红色的脸庞,浓眉亮眼,好帅气的小伙子呀!

          陈宇点了凉拌黄瓜哲皮和荷兰豆炒腊肠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赵航点了清蒸虾爬子和肉沫茄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刘玉满长的小脸红扑扑的,点的菜也像女孩爱吃的,他点了雪绵豆沙和乱炖。其他两个哥们看菜差不多够了,就让阿威点酒。阿威点了两瓶杜康42度和一滴溜(六瓶)青岛纯生。

         杜娟把记在纸上的酒菜又报了一下,李胖歪着脑袋听着听着又冒出了一句:“说的什么玩意呀?把这点菜都给改名了,老子瞪眼听不懂。”阿威笑着一掌拍在他的肩上。大伙也笑了。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 不一会儿,杜娟和“小不点”轮番的把酒菜上来了,哥几个开吃开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喝多的人被架着往外走,醉汉挣扎着,嘴里喊着:“松开我!松开我!听见没?你们别和我装,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陈老板和老板娘一人端个啤酒杯,笑容满面的到各个酒桌打招呼敬酒。

      “老少爷们谢谢啦!有啥吩咐说话。来!干一个!”

       一个梳着“瓣头”的小伙子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  “行!老板够意思。我干了。”瓣头吱溜一口干了一杯白酒。

      “好!够爷们,有事儿吱声啊,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“好喽!我一会儿要那个女的陪我唱歌,怎么样?”他用手指了指杜娟。

      “可以的啦,陪你这个大镇长的弟弟是你瞧得起她了。”陈老板晃着脑袋说。

      “哎!那个服务员你过来。”瓣头朝杜娟喊道。

      “老板啥子事哟?”

      “哈哈!她说老板是傻子,有意思。我不是老板,我也不是傻子,我是奸子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哈哈哈~~~~哈哈!······”一桌子人都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 杜娟被他们笑的不知所措,红脸低头地卷着自己的衣角。

      “你陪俺们哥几个唱唱歌、跳跳舞啥的,玩好了不让你白玩。”瓣头大大咧咧的说道。

      “我唱不好歌,也不会跳舞。歌厅里有会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歌厅那几个老子都玩过了,今个就选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不去的,现在这儿正忙。”杜娟的口气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忙?你忙个屁!你们老板都同意了,你还装起二皮脸来了,走!”瓣头说着就来拉杜娟,杜娟一边挣脱一边向后退,正碰在刚从厕所回来的阿威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“喂!哥们,这是干啥呢?”阿威挡住了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谁跟你是哥们?你不就是给徐老大、大打工的那个盲、盲流吗?远、远、远的给、给我删子。”瓣头和陈老板干了一杯二两半,酒有点往头上涌,说话也不连贯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谁盲流,我看你像个流氓。”阿威也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看你要找死!”瓣头话音未落就一拳向阿威打来,把个杜娟撞到在地上,阿威歪头闪过,瓣头抡起椅子砸向阿威的脑袋,阿威用右胳膊一挡,就听见小臂‘咔’的响了一声,整条胳膊发软。他转身用左手抄起桌上的一个啤酒瓶子,照着瓣头的脑袋就砸了下去,只听‘嘭’的一声,瓶子炸开了,瓣头被打的头破血流,晃了两晃就倒下了。瓣头一伙的都动上手,李胖等人也都扑了上来,两伙人的打声、骂声、喊声和餐具破碎声响成一片,胆小的食客纷纷往外跑,黑胖厨师在厨房伸头看了一眼,赶紧跑回灶台把大刀、小刀搂到一起丢到储水缸里,老板和老板娘吓的蹲在吧台底下打110。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盘子飞过来了,啪的打在吧台上摆的酒盒子上,酒盒和破碎的瓷片落在老板娘的头上,她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玉满不敢打别人,举个椅子扣在头上保护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阿威垂着右臂,左手抡开了椅子,瓣头一伙拖着瓣头一步步的向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 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4)| 评论(9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