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海洋的博客

认真学习,努力工作,友善交往,快乐生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海 味 (之九)(原创)  

2009-10-05 13:56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三

          碧海蓝天,微风习习。海波轻轻的荡摇着银白的沙滩,海面上漂浮着一排排雪白的水下养殖浮球,尤如一颗颗珍珠在蓝绸上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 随着一阵突、突、突的牵引声,阿威和杜娟驾驶着一辆三轮摩托斗车来到了海边。车上装着几个白色的塑料桶,他们是来拉海水,用来更换徐老大家中临时存养海物池里的海水。杜娟已经正式到徐家工作,阿威因胳膊伤无法下海,看到杜娟用扁担挑海水,就主动找到徐老大的妻子,开出了摩托斗车来帮助杜娟拉水。

        杜娟把塑料桶拿到海里,阿威用一只手抓住,杜娟用水舀子一下一下的把海水装进去,由于桶很大,他们装了一半就抬上去倒在车上的空桶里。

        灿烂的阳光照耀在他们的身上,杜娟看看阿威的脸上沁出了汗珠,说道:“我们歇一会儿吧。”阿威点了点头,俩人坐在了沙滩上。

  杜娟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阿威吊着的右臂问道:“还疼吗?”

  “不疼,没事了。”

  “都是我害了你。”杜娟说着泪水盈上了眼睛。

  阿威看了她一眼说:“别这么说,女孩挨欺负男人应该管。”

  杜娟的眼泪流了下来,她颤抖着把头靠在阿威的肩上说:“你真是个好男人。”

  阿威红着脸说:“我好什么啊?我抽烟、喝酒,赌博把上货的钱都输光了,弄了个没脸回家。”

  “不是的,你心好。”杜娟说着把脸靠在了阿威的胸前,阿威的脸更红了,他轻轻的推了她一下,杜娟用手搂住了阿威的肩膀,扬起眼睛看着他说:“让我靠一会儿吧,我喜欢你身上的海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 阿威的心咚咚的跳个不停,他用左手轻轻的搂住了杜娟,杜娟仰起了头,两人的目光对到了一起,看了一会儿,杜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,阿威的情感涌了上来,他低头吻了杜娟,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 大海在轻轻的摇荡,海鸥在蓝天上翱翔,沙滩上留下了他们从岸上到海里,从海里到岸上的一行行脚印,像是在书写着人间的患难之爱。

        徐老大的妻子来到了海边,看到了他们拥抱在一起。她停下了脚步,转身走了回去,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四 

        徐家的餐厅里,徐老大在喝着酒,他的妻子坐在他对面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  “哎!我看到杜娟和阿威两人好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是吗?我也想到了,你还别说,这俩孩子还真不错,挺般配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嗯,这就是缘份哪!一个好闺女和一个好小伙子能遇上可是不容易,就是不知道两家老人啥态度。”

      “那能有啥态度?年轻人自己愿意老人还不乐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呵呵~~这会儿你可明白了,咱家大凤看上来上货的彭亮那会儿你咋横档竖拦的?人家现在过的不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唉呀!都过去的事儿你还老提他干什么?哪个当爸的不心疼女儿?大凤那孩子心眼实诚,她要是喜欢上了敢豁出命去,我不也是不放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那么回事儿,这拉扯个孩子也真不容易,生个小子吧,小时候操心,老怕他在外面惹祸,生个丫头吧,大了操心,老怕她找不着个好主。唉!”

       “好了!别磨叨了,快给我盛饭去吧。”徐老大说完,嗞溜一声喝干了杯里的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五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渔船在大海上浮荡着,一层轻纱似的白雾笼罩着船上忙碌的人们。甲板上,阿威和赵航、陈宇都做好了下水的准备,徐老大照旧咬开了酒瓶,阿威几个人分别喝了几口,扑嗵、扑嗵的都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昏黑的海底,水凉刺骨,阿威打开头灯四处照射,也许是水凉的关系,鲍鱼、海参、海胆都离开了浅海底,阿威转了几圈收获甚微。他停了一会儿,就朝海沟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几条鲨鱼游弋在他的上方,他关灯急游,随着下潜的深度,他的耳膜和头疼了起来,然而他不敢上浮,因为鲨鱼就在上面,而且不是一条,他知道鲨鱼的群攻是最厉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勳黑的海沟边缘,静静的如凝固了一般,阿威捕到了一个个肥大的鲍鱼和海参,但海水的压强已严重的损伤了他的神经系统,低温的海水也使他的体温消耗殆净,周身的血液循环变得极慢,他本能的想上浮,突然,他觉得腰中的绳索和输气管紧绷了几下,氧气中断了,他急促的吸了几口,海水顺着输气管涌到了嘴里,顷刻,他的脑海里呈现出一片光亮就完全失去了知觉,一道惨白的灯光伴着阿威的身体,慢慢地、慢慢地向着深不可测的海沟沉了下去······。

        几条鲨鱼在水中疯狂的撕咬着断成几段的绳索和输气管。

       赵航和陈宇已经浮到水面减压休息。徐老大手拎着阿威的绳索和输气管,焦虑的向海面上张望着。······。

     “阿威~~~~~~!阿威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  船上的人们恐慌、凄厉的呼喊声响彻在云海之间。

      ······

 

      

 

海 味 (之九)(原创) - 江海洋 - 江海洋的博客

            (借用崖边草老师的照片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)| 评论(11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